首页 正文

哈尔滨哪个医院看胃肠科好

胃息肉应该做什么检查:哈尔滨看胃肠科好的医院

 胃部息肉一般没有明显的症状,更没有特异性症状,可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

  1.胃部息肉患者可表现为腹胀、隐痛等;

  2.胃息肉较大,表面侵蚀可引起出血,胃和胃酸作用后红细胞通过消化道排出,可引起黑色粪便,如沥青或黑芝麻糊,大便隐血阳性。

  综上所述,胃息肉没有明显的特异性相关症状,可表现为腹胀.腹痛或便血等。

  胃息肉的诊断主要通过询问相关病史、体检和相关辅助检查来确定。当然,大多数胃息肉在早期没有明显的典型症状,其中大多数是消化系统的一些非特异性症状和不适.恶心.消化不良.腹泻等,当然,还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看他是否有幽门螺杆菌感染,这是非常重要的。

  另一种情况,尤其是胃镜检查,是诊断胃息肉重要的检查。胃镜可以直观地看到息肉病变的位置.大小.多少.形式,通常也对息肉,有些可以直接做电切口,有些息肉太大,首先采取活检,明确其性质,然后进一步治疗。如果息肉是良性息肉,没有症状,可以定期观察,但如果是异质细胞增生,可能需要在内镜下切除。

  专家提示:胃息肉的诊断主要是通过相关病史进行的.体检和辅助检查。早期胃息肉主要表现为非特异性症状。询问病史,注意是否有幽门螺杆菌感染。胃镜检查是诊断胃息肉重要的检查。你可以直接看到息肉的位置.大小.多少.形式,也可行电切和取活检。

哈尔滨五博胃肠医院简介

作为目前东北省内唯一一家胃肠病专科医院,哈尔滨五博胃肠医院也是我省首批批示建立的专科医院,承担了省内胃肠道疾病的医研、预防、治疗以及教学等相关工作。近几年来,医院以先进的硬件设备为基础,专项医研资金为支撑,并汇聚了国内消化道领域最有实力的医资力量,逐步的发展成为国内一流的胃肠病专科医院,获得同行以及国家卫生部门的认可,肩负起整个华东地区三省一市的胃肠道疾病全面防治工作。

  早年,以医学科研为主要职责的哈尔滨五博胃肠病医学研究院(五博胃肠专科医院前身)便在功能性胃肠病(FGIDs)的流行病学研究、肠易激综合征(IBS)诊治指南的建立,到国内首次活检分离幽门螺杆菌(Hp)等方面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后在上级部门批示下建院接诊病患后,通过更广泛的临床调研,先后又在Hp免疫基因、胃肠道纳米吸收技术、民族医药微化渗透领域取得突破性成就,并成功的运营至胃肠道疾病的临床治疗,取得了很好的康复效果,深的胃肠病患者信赖。

  自2014年之后,五博胃肠病医院先后吸纳了胃肠道疾病临床医学专家毕云河教授、中医脾胃名家彭哲主任、中医传世名家张东军教授、肠病研究教授王黎等国内权威的胃肠病老专家,使得整个医院拥有了华东乃至全国最具实力的医资力量,而随着OMOM胶囊内镜系统、四维立体胃肠影像诊断系统等系列新型无痛不插管胃镜系统的落户,更确保了我省消化道疾病诊断接轨国际,走在了国内前列。

请问哈尔滨医大一院和医大二院哪个医院哪些专家看胃病比较好?为什么打电话问和在网上查出诊大夫不一样啊?

本人哈尔滨人,特来回答

哈尔滨医大一院还是相对来说比较专业的。

很多老医生都在医院,很少换院看病。

哈尔滨无痛胃镜哪家医院好?

哈尔滨森海医院始建于2018年,2021年初正式开业,地址位于松北区和谐路颐品雅居小区一期2号楼,医院主楼17层,医疗用房面积28110平方米,是一家与哈尔滨市第一医院合作、由黑龙江森海投资有限公司独家投资的民办非营利性二级综合医院。目前是省、市、城镇职工、城乡居民医保定点单位,驾驶员体检定点单位,市120急救中心和谐路分站承办单位,松北区唯一指定的三类人群(出、入境及外籍人口)新冠疫苗接种定点单位。

医院设有临床科室、医技科室、职能科室28个,包含门诊、急诊、综合内科、综合外科、骨科、创伤外科、儿科、妇科、眼科、耳鼻喉科、口腔科、透析科、康复科、中医科、预防保健科、检验科、物理诊断科(含超声科、心电室、骨密度等)、内镜室、影像科、体检中心等专业科室。医院斥巨资引进了包括飞利浦启明星DR、飞利浦64排螺旋CT、飞利浦1.5T核磁共振、普爱数字胃肠造影机、上海精诚碎石机、联影乳腺机、科曼全域心电、普兰梅卡全影口腔机等在内的一系列先进大型医疗设备。

医院现有医护人员220余人,其中中高级职称以上人员80余人,同时聘请各大三甲医院专家出诊,具有优秀的综合救治能力。医院以不断加强健康管理、中医康复、老年病诊治、肿瘤早筛治疗等四个特色专科建设为重点,注重加强质量建设和精细化管理,严格落实十八项核心制度,有计划开展业务培训,定期组织医护质量检查,广泛开展多学科联合会诊(MDT)服务,努力创建智慧型医疗机构,确保了医疗质量,赢得了患者赞誉。年初以来,医院在为广大百姓提供医疗救治服务同时,主动承担社会责任,积极参加疫苗接种、隔离宾馆支援、各种义诊等公义活动,受到群众称誉。

哈尔滨森海医院将始终牢记“以患者为中心,以质量为核心,努力创建百姓放心的现代化医院”使命,秉承"广博慈爱,医德共济,精诚严谨,追求卓越"理念,不断进取,开拓创新,为实现“努力把森海医院打造成黑龙江省内最具专业特色的医养结合示范医院”宏伟愿景而不懈奋斗。

哈尔滨哪家医院检查胃有无痛胃镜?

黑龙江远东心脑血管医院是我省一家集医疗、科研、教学为一体的三级心脑血管专科医院,是黑龙江省市医保、新农合定点单位,哈尔滨市急救中心香坊第三分中心,医疗面积20000多平米,开放床位500张。医院坐落于【哈尔滨市香坊区通乡街168号(原哈慈集团)】,医疗辐射范围延伸到周边省市和地区。交通便利,医院成立以来,一直坚持"以人为本,以病人为中心"的医疗理念,配置齐全的科室、经验丰富的临床队伍、专业的诊疗技术、并实行"无假日医院",努力改善医疗服务质量,全力营造舒适、温馨的绿色人文诊疗,建立诚信、理解、和谐的医疗环境。

哈尔滨看消化科哪个医院好?

远东心脑血管能看在通乡街169号

我为什么决定离开哈尔滨肿瘤医院

医院很社会,而我很校园。
2018年8月,爸开始在哈尔滨医大三院(肿瘤医院)接受化疗,之前的手术是在北京做的,但是由于家在黑龙江,老爸想回家方便,就在哈尔滨找了医院化疗,每21天一个周期。

11月中旬第5次化疗之前,爸全身骨头疼,这次全面复查,CT发现骨转移,于是主治医生给增加了一种口服靶向药——阿帕替尼。

12月中旬,第6次化疗以后,爸开始感到腹胀,开始以为是胃胀,毕竟是胃癌患者,但是爸感觉是靶向药的副作用,想停了靶向药。
12月14日,我去问小大夫——她是爸化疗的主治医生的研究生,我问是否可以停药,她说不出什么来,我打电话给主治医生,不接,我又发了信息,没回复。小大夫让拍腹部平片,查出肠内积气,小大夫说这有肠梗阻,要吃流食,可以吃点胃动力药,多运动。
爸本身就是爱运动的人,我们找机会各种逛商场。
12月21日,腹胀没有缓解,小大夫又让拍腹部平片,显示梗阻不完全。肠梗阻的患者不能接受化疗,所以要梗阻解除了才能入院,小大夫说。
12月24日,第三次腹部平片,梗阻厉害了!
遵小大夫指示,番泻叶喝起来,润肠丸吃起来。同时,爸又增加了憋尿排不净的感觉。
12月27日,腹胀依然得不到解决。给小大夫打电话申请床位,因为第7次化疗前需要做复查,而爸也想做完复查再决定是否继续化疗,小大夫说元旦夹在中间不好安排床位,我说我们先住两天做个复查,再出院,可以化疗的时候再入院,她说没有这样办的。主治医生从来不接电话,后来爸想了一个主意,到门诊挂主治医生的号,直接找她。得到的答案是没床,我看到小大夫也在门诊,她一看到我们,脸就变得通红。爸问主治医生为什么会有胀和憋尿的感觉,她说不出什么,跟小大夫说要不然给他做个胃肠减压吧,再拍个平片,抽血,验尿,爸说尿不出来,她说那就算了。这一次的平片显示梗阻解除,但要等到元旦后才能入院。

2019年1月2日,小大夫给我打电话,说可以去办入院了,我们像往常一样入院交押金测血压抽血,第7次住进了哈尔滨医大三院(肿瘤医院)。
1月3日,早上拍CT,不能吃饭,爸8点多钟喝了造影液,很虚弱地在乱糟糟人满为患的CT室门口等(仅有的几个座位坐满了),我进去跟大夫商量,可不可以提前,病人很虚弱,大夫没理我。
9点半左右做完CT,再走到心电室,10点了,做完心电又做腹部平片,然后就上去病房躺着。
主治医生和小大夫出现了,腹部平片显示又出现肠梗阻,她们用听诊器听了一下,觉得确实肠梗阻,嘱禁食水,下胃肠减压管,挂营养袋,记录排尿量。然而,五个小时过去了,腹胀并没有什么缓解。
CT结果显示有少量胸腔和中大量腹腔积液,话说这些天爸的肚子确实越胀越大了。
这一天,对主治医生、小大夫和医院的怀疑进入了我的直觉。我想咨询其他医院或者医生。

1月4日上午超声检查积液量,虚弱的爸像个孩子一样坐在走廊排号等着。超声之后要到门诊超声介入科穿刺放腹水挂引流袋子,临近中午的时候穿刺,排出的腹水不多(小大夫说不需要排太多,排多也不好)但是当他走回病房的时候,整个病房都看出来他轻松了很多。
穿刺排腹水回来的路上就有排气了,小大夫说排气是因为走路了,但是我觉得这么多天的腹胀与运动并存的生活证明运动并不彻底解决问题,倒是排腹水似乎有很大帮助。当然还没真正进食,我不敢下结论。
下午打了促进排尿的药,排尿也明显增加。腹水被送去检查,主治医生跟我讲了肠梗阻不能接受化疗,治疗腹水方法的副作用可能会很严重,但又说一切都要等腹水报告出来才能最终定。
下午,由于主治医生对凝血检查的两项数据有疑问,让我拿着单子去血液科会诊,血液科看了一下,说这个应该找心血管,不应该找血液科。(噢,这就好比咨询古典文学硕士关于莎士比亚的问题,学科分类太细不是什么好事。)

半夜睡不着,回顾从12月14日以来这二十多天的经历,总结出一些看法:这个医院是研究生在干活,从门诊的放射线室到病房的值班医生,遇到特别情况几乎是没有经验应对,要问老师,要花时间去探索,就像我现在要翻笔记看八字一样。
我们的小大夫是研一的学生,我们进到这家医院的时候,刚好是她研究生阶段的开始,平时基本都是她在跟我们沟通,她的老师从来不接我电话,不回我信息。
比如这次的腹胀,如果有经验丰富的医生,应该可以快速判断出可能引起腹胀的原因,不至于仅仅反复查梗阻,治了梗阻却治不了腹胀,以至于拖出20多天。

1月5日零点的时候,营养液就用完了。因为有了一个带轮子的、可以自己推着走的输液架子,这一晚上不知爸独自溜达了多少次。2点换药的时候听见他跟护士说胃里反酸,我起来帮他躺下,发现胃肠减压器不知什么时候被他拿掉了,他说没用,躺下后就听见肚子里咕噜咕噜地响,我问是胃吗,他说是肠道,然后听到排气,然后就是打鼾的声音了……

1月5日上午,小大夫说胃肠减压器(上面写的字是“负压引流器”)作用是帮助胃肠排压,是治疗肠梗阻的方案中必不可少的部分(常听她这样背课文),所以,叫护士过来又给装上了!
1月6日,因为担心血栓,小大夫又下单做了双上下肢动静脉超声、双颈部血管超声,爸的腹水又胀得厉害,肚子被撑得很痛,连带着其他部位也不敢动,而这个超声需要各种翻身,我搬不动,爸说让你老叔来不就行了吗?我换了老叔进去。同时,弟在二院挂号排队会诊,小大夫说二院的心血管最牛,所以要去二院会诊,最好是患者也去,但是爸走不动,我发了超声结果给弟。二院的心内科老爷爷说你家老爷子的心脏和血管杠杠滴!

1月7日,打了4天的蛋白,指标不升反降。
又做了腹部平片,显示梗阻解除,但是主治医生又用听诊器听,觉得还是有梗阻。主治医生再次找我谈话了,还是那套嗑——肠梗阻还存在,到哪里都是这样治疗;处理腹水的办法是有的,但是副作用很大,后果不堪设想;小医院也可以放腹水。
此时腹水报告仍然没有出来,但医生已经各种背课文劝我们出院了。这个时候,爸已经瘦了很多,他想吃饭,而且胃肠减压管并不能让他减轻痛苦,半夜,自己拔了管。
1月8日早6点多,爸的腹水又胀痛厉害,我去叫值班医生,10分钟后,一个稚嫩的学生来了,不专业的我都能看出她的不专业,我反复跟她讲病情,她一脸茫然,爸急了,说:你别跟她废话了,你去给我买一盒止痛药!我跑下楼,但这个时间楼下的药房还没有开门。
不到8点钟,小大夫一上班就问我们要不要出院,我说下午再回复。
9点之前,我拿着301医院的病案赶到胃肠外科咨询腹水治疗方法,同时大爷也在咨询哈尔滨的其他医院。下午去老中医门诊,12月中旬带爸来看过一次,老中医印象深刻,他听了我的情况介绍,说要慢慢调。
从老中医门诊回到病房,跟爸商量,决定出院回家吃饭,中药调理身体,找其他科室治疗腹水。
临走前,小大夫过来说,必须把穿刺引流管拔掉,因为一旦出院后出现问题,就是她们的责任。我们跟她商量,我们还需要再次放腹水缓解疼痛,如果再穿刺,岂不是再遭一次罪?我提到了医者仁心,然而,不好使!
小大夫还是拔掉了引流管,拔完之后,发现内科病房没有纱布,让我赶紧到楼下药房去买。幸亏药房还没下班,买了几包上来,根据小大夫的指示用纱布按压穿刺孔,腹水不停地泄漏,纱布很快用完,弟又下去买。用纱布按压了两个小时,腹水泄漏似乎少了点,我们整理东西回去。开车几分钟回到住处,爸的棉裤已经被腹水浸透了。接下来的两天,腹水还是时有泄漏,我们问了在医院工作的亲戚朋友,都说必须用腹带勒一下,有压力才行。看来小大夫的课文里没有这一课。

1月2日入院,1月3日禁食水,1月8日出院,经历了6天不吃不喝全身插管的日子,老爹迅速地瘦了下去,体力也必然地下降。回到家慢慢地喝米汤恢复饮食。
1月9号,我去取中药,停了半个月的中药又开始喝起。
我开始寻找完美的方案,弟说眼下最急需解决腹水。
1月10号,我去二院咨询腹水治疗方法,外科的答案是在超声科就可以放腹水,包括热灌注。
1月11日,跟弟去胃肠外科再次咨询主任,说不适合热灌注,讲得言简意赅,态度温和。我们又去超声科咨询能否住院放腹水,在等候叫号的时候,弟去查腹水报告,已经出来一份了,我马上打电话告诉小大夫,小大夫说那个不准的,后面还有一份才准,要等15天。
1月12日,我又咨询了医生朋友,参考了各方建议,我终于决定用中西结合治疗并且要回家治疗(曾经咨询过小大夫是否可以喝中药,她说不可以,喝了几天中药感到还不错的老爹就停了下来),那里有可以信任的医生,也有很多家人陪伴。我把这些问题和想法跟爸汇报完毕就出去洗澡了,等我洗完澡回到家,弟说爸又难受了,我提议不要等报告了,提前回去吧。因为无论腹水的报告如何,主治医生的办法都不是好办法,关键是工作态度让人很不放心,况且哈尔滨的肿瘤医院管理非常差,电梯超难等,有急事都要跑楼梯,病房脏乱没秩序,患者像春运一样挤在一起,而就这样的病房,还找不到床位。

爸即刻决定明早就坐高铁回家,下车后直接住院,找大夫治疗腹水,吃中药整体调理。
1月13日,我和爸回到家乡,每天打消炎针,喝中药,见到亲人也开心。

1月19日,拍了腹部平片,没有肠梗阻,医生都觉得很惊奇,只是又新增了反流现象。

第2次化疗后的检查结果


第5次化疗前的病史里写到:化疗两周期后行影像学检查,未见转移及复发迹象


第5次化疗病历小结里有:少量胸腔积液,少量盆腔积液。


第6次化疗病历中,没有提到“化疗两周期后行影像学检查,未见转移复发迹象”


第6次化疗病历中建议复查:少量胸腔积液,少量腹腔积液。


第7次住院检查结果


第7次住院检查结果:腹腔中-大量积液


第7次住院总结写“患者及家属要求出院”,我就呵呵了

在我发布这篇文字的时候,爸已经离开12天了。在他离开的那天,我偶然发现一张2018年9月的哈尔滨医大三院(肿瘤医院)的检查报告,报告显示有少量胸水和腹水,那正是第2次化疗之后的复查报告,而那个时候我没有在他身边,没有去关注到积液的问题。我不是医科专业人士,不知道积液是否因癌细胞转移而来的判断依据是什么,但是爸的迅速衰弱却是与积液的增长相伴的。

我们没有必要去评价医生的所作所为——当我完成这篇文章的时候,脑子里蹦出来这样一句话。在疾病面前,所有人都是平等的,医生也一样,也终有一日将面对病痛和死亡。

在生死面前,我们唯有祈福!

哈尔滨第一医院介绍临床表现 部分病例有恶心腹泻等消化道症状

哈尔滨市第一医院副院长蒋力学在2月4日哈尔滨市政府新闻办举行的疫情防控专场新闻发布会上介绍说,哈尔滨市的确诊病例潜伏期5-11天,临床表现以发热、乏力、干咳、胸闷为主。气短为主要临床表现,部分病例有消化道症状,包括恶心、腹泻。危重症患者吕某在第五天出现呼吸困难,快速进展为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感染性休克。

据介绍,从2020年1月21日至2020年1月27日,哈尔滨市确诊病例为输入型病例,都有发病前14天武汉地区新型冠状病毒持续传播地区旅行史或居住史。从2020年1月28日开始二代病例出现,主要集中在哈尔滨市道里区透笼国际商城和阿城城区。

蒋力学建议,一是社区防控是重中之重。落实排查管控责任制,把外来人口、返乡人员、发热病人真正管理起来,严防死守、不留死角。由市指挥部督导组到各区县(市)办事处、乡镇政府督导疫情排查、居家隔离人员管理。二是首诊负责。发现发热病人并管理起来是关键。非发热门诊不允许收治发热病人,发现发热病人必须转诊至发热门诊。发挥社区力量,发现病人立即报告。三是加强发热门诊规范化建设,严格控制院内感染。改扩建发热门诊,将X光机等移至发热门诊,坚决区分开发热和非发热就诊区,一切诊疗活动都在发热门诊完成。(经济日报记者 苏大鹏)

去医院看胃肠疾病,别忘记告诉医生这些?

(1)什么时候开始痛的?

以前这样的疼痛有过吗?

痛的程度怎么样?

是很快就疼了,

还是慢慢疼的!

(2)痛的部位

整个肚子痛?

还是某一个部位痛?

具体的部位尽可能准确的指给医生看!

(3)怎么个痛法?

隐隐疼?

一跳一跳的疼?

针痛,火烧痛,还是刀割痛?

尽可能的描述清楚,准确!

(4)是否伴有其他情况

有无恶心呕吐、腹泻、便血、胸闷、心慌、咳嗽等症状?

痛后放屁吗?

解过大便吗?

(5)疼痛前后三小时,你的身体情况?

是否暴饮暴食?

是否吃了没吃过的东西,或者不干净的东西?

是否有发烧吃药?

(6)身体以前有没有得过其他的疾病?

如溃疡病、肝病、胆囊炎、胰腺炎以及腹部手术外伤史?女性有无阴道出血?

注意:如果患者能自己描述病情,就尽量让他本人描述,因为他本人最清楚病情的发展变化,以及一些主观感受,其他任何人代为描述都会造成信息量的衰减,当然在患者自己描述完后,了解他病情的人可以按以上介绍的内容予以适当的补充。

经常会遇到这样的病人,说我肚子痛的要死,到医院后医生问这问那,查这查那,就是不给我止痛,是不是这一生没水平,就是骗我检查呢?

恰恰相反,这正是医生对你负责的表现。要知道腹痛反映了你病情的严重程度,腹痛程度和部位的变化都有重要的诊断价值,如果在没有查清你腹痛的问题在哪儿之前冒然止痛,很可能会掩盖你的病情变化,耽误你的诊治。

哈尔滨市做个胃镜大概多少钱?

你怎么还在问啊,那么久了,你到底做不做啊

相关推荐

发布评论